风霜未洗征尘面

2009-12-04 11:33 阅读(?)评论(0)

    

当年万里觅封侯,匹马戍梁州。关河梦断何处?尘暗旧貂裘。
胡未灭,鬓先秋,泪空流。此生谁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洲。

 

      当年只身来京城,似乎连娶妻生子的想法都没明确有过,更别说觅封侯这样的更高理想。似乎我的身体只用来适应北京闷热的夏天,内心用来流连刚结束的大学生活。然后就疲于应付工作。。。

 

    《十年》,是好多人喜欢的一首歌吧,略过其中的情怀,单就“十年”这个数字,就够震撼心灵吧。人生几个十年?最宝贵的这个十年即将变成“那个”十年,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的最后一个月,正在指缝流过。。。

 

     岁月如歌。人生的黄金十年,又有几人“猛志如云唱大风”,我见的更多的是被磨平的棱角,脸上的,性格的。。。在生存、工作、家庭等等压力下,少年的轻狂早已变成微笑--会心的和无奈的。

 

      世纪之交,我正在大学,既不用愁找工作也已把大学生活混熟了的年级,大家庆祝千禧年,没有仅限于吃饭喝酒,我们班组织了一场千禧杯足球赛,选人制,就是班长和体委抽签确定先后,然后轮流选人。我被第一个选择,有点儿小得意。足球篮球围棋,都是因为喜欢才用心,只想才所能及地体味它们的美与内涵,所以平时不爱出风头。这次证明,大家都知道咋呼的并不是最好的:)
赛前约定:输了的一方为“千年虫队”(当时有个挺厉害的电脑病毒叫千年虫),赢的一方称为“千年龙队”。结果我方大败,我好歹进了2个球,但仍只能称虫。这是世纪之交,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了。。。唉,大学生活,青涩的人儿,生活和思想都很简单单调让人怀念。

 

      本世纪的零零年代,韩日世界杯,荷兰-比利时欧锦赛,非典,反日游行,德国世界杯,罕见的大地震,北京奥运会,金融危机。。。
回想十年,能记起的经历过、在意的大事,似乎就这么多,而自己走过的路,不足向外人道。。。

  

      06年回学校,我醉了,醉得很惬意,当女同学们先离席后,一群纯爷们儿展现了成熟,有孩子的,没女友的,大家确实都褪尽了乳臭,基本上成为男人了。上学的时候,我们这个班级矛盾重重派系林立,这次醉了,大家终于只怀念“恰同学年少”,不仅忘了所有的不快,更理解各人有各人的不容易,在后来能彼此真正的理解和帮助。


      十年,踽踽独行。幸福感如天上的流星,只在没有准备的时候突然闪现,很快滑过。但为了那瞬间,也要挺起脊梁走好每一步。


     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,即将开始。

分享到: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